HomeArchiveFeed

「代价论」略读之五「传统与反传统」

本文是「代价论」略读的系列之五,本想写在一篇文章里,后来发现作者语言十分精炼,如果省略太多必会伤及精华,如果省略太少又篇幅过长,遂分为多篇文章。「代价论」的作者是郑也夫老师,本书初版于 1997 年,实在相见恨晚。豆瓣读书链接

人类与动物的一个区别在于,动物的行为模式受基因控制,一切都是编码好的,基因一代一代传给下一代;而人类的行为模式除了受基因控制之外,还受文化控制。如果将人类的文化比作动物的基因,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见,基因一成不变,就无法适应环境,无法「进化」,文化当然也是如此。

说传统之前,先要说一下「传统主义」,传统主义与传统不同,传统主义是一种沙文主义,古人说得一定对,古人的做法一定好,古人的生活一定幸福,古人的医术一定高明,唯古人是从。秉持传统主义的人,就像拒绝进化的动物一样。

传统是每一个民族的根,它带来了认同感、行为模式与秩序。传统的形成是不容易的,毁掉也是不容易的,但是一旦毁掉,想要再恢复也不容易了。文革砸掉的不仅是桥头的石狮子,还砸掉了我们的儒雅、我们的君子之道。如果儒家是一种宗教,那它也是知识教,教育教。现在对中国人来说,这些东西仅存于古书,而古书上的东西,对中国人和歪果仁来说距离是一样的。这便是反传统给我们带来的损失。

传统要延续,更要改进,否则便是传统主义。反传统不可取,传统主义亦不可取。我想起了初中政治课本上的一句话「取其精华,弃其糟粕」,这是教科书给出的关于如何对待外来文化的「标准答案」。其实,对待自己的文化也应该是这样。

@2016-07-26 00:07